虎纠新闻网

主页
分享福州新闻
虎纠新闻网网-福建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廖昌永领衔“群星版”《长征组歌》,现场来了一位特殊观众

更新时间:2020-10-18 00:00:00点击:

10月17日晚,由上海市教育卫生工作委员会主办、上海音乐学院重播的新时代版《长征组歌》《首映系列》迎来了由尚银院长和歌手廖昌永领衔的最后一部——《明星版》,在尚银歌剧院上演。下午四点,全体工作人员来到剧院进行演出前的最后一次排练。廖长勇唱了组曲第六首《过雪山草地》。廖昌永

廖长勇

彩排前,他说新时代版《长征组歌》是“四史”学习期间在上海学习“四史”的一种方式:“团歌里有一句话,‘官兵同甘共苦’,我们是‘听老师和学生一起学’。师生同台,一起排练表演,教与学很强。表演的主要力量是“00后”的学生,他们接受了这个声音。他们以现场表演向“00后”致敬,反映了他们对祖国和党的热爱。”观众中还有一位非常特殊的来访者,《长征组歌》的作者肖华将军的女儿小霞,得知红色经典的消息后欣然同意担任艺术顾问。前一天晚上,她还看了上音青年师生带领的《青春版》。肖霞

小霞

“孩子唱《长征组歌》,在理解中唱,不容易,因为80多年前的长征,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演出结束后,她发现同学们聚集在后院,交流感情,非常激动。“这是他们的精神!他们唱着这一组歌,从歌中吸取力量,所以都很兴奋。”《长征组歌》是怎么出生的?小霞回忆说,他父亲的创作时间是1964年9月至11月,这一天是红军长征胜利30周年。许多报纸和杂志找他要手稿。小华想出了一个主意。他不应该写一首诗,而应该写一组诗,以诗歌的形式反映红军长征的全过程。同时,他没有使用五言五律、七言七律等唐诗宋词格式,而是采用了一种创新的模式:三七开,即三言四句、七言八句,以一组呈现。《长征组歌》群星版现场

《长征组歌》明星版直播

《长征组诗》共12节,《长征组歌》选择前十节,共680字。每段68字(——),从长征开始,一直到红军三大主力,包括一军、二军、四军,驻扎会宁。“父亲是一个从不流泪的人。他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太多的死亡,但在创作《长征组诗》的过程中,他的泪水却常常打湿了手稿。想到那些同志,他很难过。”1965年,《长征组歌》交给北京军区战友艺术团和总政艺术团创作。小霞第一次听《长征组歌》。来给父亲唱歌的是战友艺术团的四位作曲家。“四位作曲家都是男性,有的是女高音,有的是女中音,有的是男高音,有的是男低音,唱得如火如荼。”从此给我留下了印象。1965年夏天,周恩来总理要求这两个艺术团分开演出。演出结束后,他问哪个好。小华说各有千秋。肖家有五个孩子,周总理问年龄最小不到14岁的小霞。她脱口而出说喜欢战友艺术团。“总理说,为什么?我说这容易唱,容易记。”后来表演版真的选了战友艺术团。“《长征组歌》一共680个字,每个字都有自己的意思,每个字都被反复推敲过很多次。”比如说,乌江过天险的时候为什么用“重”字?小霞解释说,红军第一次从南向北穿越乌江,有悬崖和湍急的河流。“当时红军受到攻击,胡宗南部队在右边,当地的西藏土匪在左边。如果我们不能消灭这些敌人,红军可能会全军覆没。所以毛主席决定再渡乌江,从北向南,把敌人甩开。这位父亲用了一个“沉重”的词来形容董事长的战略和战术。第一次演出到现在已经55年了。每次听《长征组歌》,小霞都会泪流满面,因为她太熟悉,感情太深。小霞的父母都经历过长征。12、13岁的时候,父亲站在江西兴国县的大街上,和老百姓侃侃谈话,号召大家当红军。在红军中长大,他对红军的认识,对红军的感情,超过了很多人。他能写得生动,是因为他经历过红军长征中所有残酷的战斗。我妈11岁的时候也去过长征。作为四方面军的一员,她经历了两座雪山,三片草原。“我妈说别人的长征是两条腿来的,我的长征是两条腿来的。因为太年轻,一直跟着部队跑,天天跑。”《长征组歌》群星版现场

《长征组歌》明星版直播

这次又重复了新时代版本《长征组歌》。最后的声音符合小霞父亲的愿望,没有改变一个词或一首歌。但在舞美和服装方面加入了现代元素,在头部和尾部分别加入了《启》和《望》两章。—— 《启》是对前辈和同行的致敬,《望》是当前祖国建设的长征。“这也是一项创新。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在于我们如何将长征精神代代相传,如何让‘90后’和‘00后’更好地理解红军和长征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他们需要继承什么。不管是党员教育还是学生教育,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教育机会,意义重大。”小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