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纠新闻网

主页
分享福州新闻
虎纠新闻网网-福建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WFP获诺贝尔和平奖,但全球对抗饥饿与贫困的道路依然漫长

更新时间:2020-10-17 00:00:00点击:

10月9日,WFP获得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奖委员会表示,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世界粮食计划署,以表彰其为解决全球饥饿问题所做的努力。“在一个民族主义和冲突日益加剧的时代,我希望今年的奖项将关注人类的基本需求。”正如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贝里特赖斯-安德森在获奖感言中所说,“食物是防止混乱的最佳疫苗。”WFP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启示,它让人们反思在疫情引发的危机中如何重塑全球合作。同时也提醒人们,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世界反饥饿反贫困的斗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由于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和相关经济危机加上武装冲突和气候变化的影响,预计今年世界极端贫困现象将加剧。”10月13日,加拿大国际发展署农业大学人文发展学院副教授张传烘发表了题为“如何终结贫困?”中美专家对话”强调,目前合作的意义更加重要。诺奖的意义是呼吁加强合作诺贝尔奖委员会对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工作表示敬意,并通过授予和平奖来强调贫困和粮食短缺问题。几十年来,世界上饥饿人口的数量一直在持续下降。但自2016年以来,在冲突和气候变化的影响下,饥饿人口数量又开始上升。根据联合国7月发布的《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可能导致1.3亿人陷入长期饥饿,世界仍无法实现2030年前零饥饿的目标。”WFP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主要原因是,它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消除全球饥饿,其工作始终如一,并为解决——个受饥饿影响的地区,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农业大学文科高级讲座教授李霄云“如何终结贫困?在“中美专家对话”研讨会前对本报(www.hujiunews.com)说。“最重要的是,WFP不仅直接提供食物来源,而且通过食物来源增加就业。WFP为全球范围的减贫做出了巨大贡献。诺贝尔和平奖是它应得的。”李霄云认为。世界粮食计划署发言人汤普森费里(Thompson Ferry)得知这一奖项后表示:“获得提名本身就足够了,但被宣布为诺贝尔和平奖无疑是一大成就。”他还提到,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许多路线停止运行,但WFP办事处仍坚持提供食品和用品,这超出了他们的职责范围。诺贝尔和平奖高达120万美元,这不仅是对WFP的奖励,也是迫切需要的。然而,这笔钱仅够支付其紧急食品计划的一小部分。据联合国估计,世界粮食计划署今年需要约49亿美元来维持运作,需要特别拨款5亿美元来支持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在过去的几年里,世界粮食计划署像许多其他联合国组织一样,不得不呼吁筹集资金向难民和其他群体提供粮食援助。德国之音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WFP和其他人道主义组织必须不断向国际社会讨钱,这是可耻的。”世界粮食计划署气候和减少灾害风险项目负责人格纳特拉甘达(Gernaut Laganda)表示,极端天气、流行病和冲突等威胁导致更多人陷入饥饿,世界粮食计划署可以筹集的捐款与所需支出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扩大。“就算现在有奖金,我们能不能填补这个空缺也是个问题。”贝利斯赖斯-安德森在获奖致辞中呼吁国际社会向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更多援助。

“我们认为,确保人们不会挨饿是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义务。”赖斯安德森说。全球减贫事业出现20年未遇的挑战冷战结束以来的几年是全球消除贫困的黄金时代。《华盛顿邮报》称,得益于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的发展,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和援助,以及世界经济的增长,日均收入不足1.9美元的极端贫困人口数量从1990年的36%下降到2017年的9.2%。然而,2020年新冠肺炎的肺炎疫情阻碍了减贫工作的进展。10月8日,世界银行在《2020贫困与共享繁荣报告》中指出,到2021年底,将有1.5亿人陷入极端贫困,全球贫困水平将20年来首次上升。“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是全球性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无序直接导致劳动密集型工业国家中处于就业低端的人口失业。”李霄云告诉本报,“在全球化的条件下,我们的就业结构发生了变化。以知识投入为主体的行业主要在发达国家,管理在发达国家,生产在发展中国家。东南亚,包括中国在内的南亚,以及一些非洲地区是比较典型的。对非洲来说,原材料供应需求的下降也影响了这些国家的经济,这些国家的经济主要以原材料供应为基础。”世界银行还警告说,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经济后果将是在中等收入国家的城市地区创造数百万接受良好教育的“新穷人”。报告显示,今年将陷入极端贫困的人口中,80%以上来自中等收入国家,其中南亚是受影响最大的地区,其次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就连超级大国美国也在《纽约时报》年报告称,美国9月15日发布的人口普查报告显示,2019年美国贫困人口比例创下历史新低,家庭收入上升到196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然而,过去在减贫方面的成就在2020年有所反弹。截至今年9月,美国有1360万人失业,另有2900万人通过联邦或州政府的失业计划获得福利。经济学家认为,仅仅弥补过去六个月的衰退就需要几年时间。报告显示,2019年,虽然美国少数民族的减贫力度更大,但贫困率仍然更高。美国黑人的贫困率为18.8%,远高于美国白人(9.1%)。少数民族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往往是疫情中失业的重灾区,这也是今年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reud)之死引发前所未有的抗议和讨论的原因之一。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杰弗瑞萨克斯(Jeffery Sachs)13日在研讨会上指出,美国作为一个成熟的经济体,增长速度比中国慢得多,技术的变革和社会人口力量的存在,使得人与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更大。在这种情况下,发达国家需要通过公共收入实现社会公平所需的广泛而优质的社会服务。除了长期规划和结构改革之外,世界各国如何进行调整和合作以应对危机是该主题的应有之义。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Margaret Harris)表示:“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既能与SARS-CoV-2安全共存,又能让生命延续,让社会运转,让经济持续发展。”“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策略,导致新冠肺炎疫情在不同国家的控制效果不同,导致整个国际社会无法同时启动经济复苏计划。”李霄云认为,全球社会合作的核心是制定一致的合作战略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所有国家都通过一个全球系统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对付这一流行病的统一战略,全球化的积极影响将不会得到积极发挥,贫困问题将继续恶化。

今年年初,世界粮食计划署总干事戴维比斯利(David Beasley)前往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中国经验与国际合作说,世界已经认识到或应该认识到,中国在自身消除贫困和饥饿的努力中取得了“巨大进展”,今后将继续通过南南合作框架,在全球消除贫困的努力中发挥积极作用。据新华社报道,2019年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显示,2018年底,中国农村贫困人口比2012年底减少8239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0.2%急剧下降到1.7%,比1978年底减少7.5亿人。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已经超过70%。“随着中国即将消除农村地区的绝对贫困,中国今后将转向解决相对贫困和预防与消除贫困的工作。解决相对贫困也是许多中等收入国家和许多向中等收入国家转移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也是国际发展组织关注的重要问题。”李小云说:“因此,在未来,中国将与国际社会,特别是国际发展组织合作,解决相对贫困和反贫困问题。”据会议组织者介绍,中美专家扶贫对话是在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前夕专门举行的,特别是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剧世界贫困、影响经济复苏的情况下。中美专家就贫困、社会发展、福利援助等涉及民生的各种具体问题联合发起专业对话,对共同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消除贫困具有积极意义。